英倫食味

讀裸移到英國的石sir寫英國飲食,讓我回想起近20年前留學英國時的食況。

英國是文明大國,英國文化輸出至全球各地,英語更成為國際通行的語言,但英國在食方面真的乏善足陳。記憶中幾乎沒有標榜正宗地道英國菜的餐館,英國廚神Jamie Oliver來港開食肆,也是主打意大利菜。英國本地的食譜,似乎多出現在英式酒吧(pub)。

讀書時甚少在pub解決吃的問題,多自己煮食,光顧的是在大學附近的Tesco。雖說是附近,也要步行十多分鐘。通常煮意粉、長通粉之類飽肚的主食,配豆、栗米粒、甘荀粒等雪藏蔬菜,加點雞肉或豬肉,汁就用罐頭,如雞皇白汁、蕃茄湯汁。Tesco是大眾化的超市,檔次比Safeway略高,卻似乎低於Sainsbury’s及馬莎。

有時沒時間心情煮食,可到大學飯堂吃,兩英鎊一碟午餐。英國國食炸魚薯條不常見,多是肉類,他們不喜歡煎,因為逐片肉扒煎其實講究火候,太麻煩。常見的做法是把一大塊肉扎好拿去焗爐烤焗,然後切片上碟。烤焗時迫出來的肉汁加上栗粉就成了醬汁(gravy),不喜歡gravy也可以另加醬料,牛肉配芥辣、羊肉配薄荷、豬扒則配蘋果醬,這些另加的醬都可現成在超市買到。曾到牛津的host family渡周末,主人家也是拿這些菜式招待。

學生時代,身處二三線城市的邊緣,沒有太多餐廳選擇。聽說以平民餐廳而言,印度餐是性價比很高的選擇,原因是英國多印度同胞,他們的印度餐很正宗。

在英國吃的印象認真一般,在校園飯堂的膳食談不上好,但也算不差。在牛津醫學院的飯堂就見過有薯仔三文治,澱粉質夾澱粉質的做法,當時實在是一種文化衝擊。在倫敦吃飯一點都不便宜,窮學生最後的選擇是在公園的快餐車買焗薯,只加酸忌廉也要兩鎊一個(當時匯率是18港元對一英鎊)。

在英國吃也不是沒有好處的,超市的乳製品如牛奶、芝士就比香港平宜得多,而且質素高,牛奶平到可以當水喝。另外朱古力也很便宜,尤其是英國做的吉百利。

其他呢?沒有其他了。英國的香腸也很便宜,但很難吃。

廣告

201705台北食逛(一)

今年五月去了一趟台北,把快要到期的asismiles用掉,也借此一行為內人慶生。

年青時喜歡早機去晚機返的用盡假期,現在相反了。中午過後起飛的班機,早上不用太早起床,到達目的地已是傍晚,好像是浪費了一日,也多付了一晚住宿的錢。是不化算的,但也不介意了,用時間和金錢來換取放慢了的步調。

這次台北之旅就是這樣,第一日到台北時已近黃昏,回程是早機,用積分換到的航班時間就是比較吃虧,但好處是回到香港還有半天假期收拾心情,翌日才上班,心理上比較好受。

所以四天的台北假期,其實只有中間的兩日行程(第一晚到埗盲打誤撞的去了outlet,有機會再寫)。

選了一家在西門町叫一家「路徒行旅」的特色旅館住宿,沒有正式的早餐供應,但地庫大堂交誼廳全日有零食和飲品供應,早上還有一些三文治和包點,好處是沒有要早起吃早餐的壓力,反正台北已來了很多次,睡晏一點吧。

DSC00686.JPG

第一站是去大安區去吃教父牛排Danny and Company,我是一早用eztable app訂位的。本來訂了晚餐的,後來上網抓文總結經驗,改了吃訂價更實惠的午餐。這決定應該是做對了,午餐我們點了二人份量(16安士)的Ribeye,性價比真的很高。這午餐訂價不能算是便宜,但在香港吃大概要花上一倍價錢。年初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後面那家法式牛排店結業前,吃了一次,不差,但味道和口感還是Danny勝一籌。 繼續閱讀 201705台北食逛(一)

《少女》電影版的負評

今日把去年寫在筆記簿上的《少女》觀後感放了在網誌留個記錄,順便看了一下網上的評論,才發現不少都是負評。這些評論很多時候都以中島哲也導演的《告白》相比,認為《少女》的電影化遠不及《告白》。

這是個指標吧,正如在觀後感所說,我本身討厭拍得像MTV的《告白》,和《告白》截然不同的《少女》反而受落得多。《告白》放大人性的邪惡與瘋狂,這根本不是《少女》原本的主題。

或者,應該找《少女》和《告白》的原著來讀讀,然後我也有興趣看看《少女》導演三島有紀子的前作《幸福的麵包》,感覺有可能是部對口味的電影。

 

記夢

DSC06099

學校有學生突然自發的音樂節,同學在不同的角落即興演出,校園的樹上長出了比西瓜還要大的蜜柑,而且一棵樹上長出了很多個,看著也覺得重甸甸的。我在宿舍被窗外愈來愈大的樂器聲人聲吵醒醒(其實仍在夢)。睜開眼,同學帶了一個另一間院校的女生到我面前,叫我去聽他們下午在學校附近公園的演出。女生不是美女,也一點都不算醜,很平凡但很討喜的樣子。我想了一下,記得下午是有課的。我跟他們說,不成,有課,我很少曠課的。但我真的很想去,他們慫恿了一陣我就應承了他們下午過來。我起床,走在宿舍外像胡同一樣的窄巷,然後真的醒來了。拿起手機,記下夢境,記憶已變得模糊。

舊筆記:少女

e5b091e5a5b3

看《少女》感覺良好,雖然前段略嫌故弄玄虛,我第一次看錶時是45分鐘,看電影之前我是不帶期望的。以前看過湊佳苗的《告白》,就非常討厭,加上宣傳介紹是兩個女生密友要親眼目賭一個人瀕死的計畫,我就懷疑會是個嘩眾取寵的故事,大概會如《告白》一樣令我納悶。

還好糟糕的不過是那條帶有誤導的宣傳文案,而非電影本身。故事裡根本沒有少女殺人計劃,看到人瀕死的亦非兩位「少女」主角。《少女》不是甚麼恐怖畸零的邪惡故事,反而是愈看愈覺溫情滿滿的少女日記。湊佳苗的故事結構精密,把不同人的命運交匯起來,錯綜複雜,呼應著因果報應的主題。